政讯| 国内资讯| 廉政| 社会资讯| 行业| 民生热点| 美丽中国| 评论| 专题| 权威发布| 国际资讯| 精英人物| 新农村| 环保| 民生风情| 生活与法| 记者调查| 域外民生|

为校服母亲被打 小女孩二十年报仇晚否?

导读:前段时间,栾川常尧事件一石激起千层浪,学生二十年后报愁,而对象正是当年教自己的老师。事件的是是非非、正反逆转让围观群众无暇顾及,不过却让网友们不禁回忆起自己的童年...

  前段时间,栾川“常尧事件”一石激起千层浪,学生二十年后报愁,而对象正是当年教自己的老师。事件的是是非非、正反逆转让围观群众无暇顾及,不过却让网友们不禁回忆起自己的童年。有人在庆幸中感恩自己的老师,没有给自己造成心理创伤,而有人则再一次体会童年学生时代的心酸,揭开了曾经的伤疤。
 
  我,和常尧一样,同样来自栾川,二十年前,是某个镇一个村办小学的小学生,一个懵懵懂懂的小女孩,但有一次刻骨铭心的事情,让我每当想起就痛苦万分。

 
  他,在我所在的村办小学教书,没教过我,也没打过我!但我很恨他,如果说是因为他打过我,也许我不会恨到现在,因为小时候父母经常叮嘱我在学校要听老师的话,心灵里早已经把老师放在了至高致敬处,那怕他把我打死我也会觉得那是应该的,因为他是老师我是学生,我要顺从老师。
 
  好不该,因为那次他通知让全校学生订做校服,校服做好又通知让家长来学校给各自孩子的校服领回去,当母亲叫我去他办公室试衣服时候,办公室里好多家长都在给孩子试穿校服,母亲去拿了一套,怕新衣服拉脏了,让我站在凳子上给我试穿,他疯狂的冲进办公室当着全村学生家长和全校师生的面,疯狂的殴打和羞辱我的母亲说不该给我拿不合适的号试穿了,因为母亲不懂的衣服的号,看别人都在拿着来回试,才给我试衣服的。
 
  他当着那么多人的面,使尽浑身蛮力一脚将我母亲从他的老师办公室踹出来,头和身子,手臂,重重的摔在雨檐走廊下的几米深的台阶上,母亲挣扎着起来和他理论,他狂怒的跑出来又将母亲拳打脚踢,全校老师有的依偎在教室门口看热闹,有的干脆不敢出去,都知道他太暴躁,家长们都吓的不敢动,这场疯狂罪恶的辱母事件中没有人敢劝阻,更没有人敢上前制止。那时候我10岁,看到这些很害怕,有一种处于本能的想保护母亲的冲动,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我怒火咬牙心向天诉说,心里充满了本能的仇恨,直到他打累了,母亲忍伤忍痛的爬起来,我不知道母亲是怎么回到家中的,当我放学跑回家中的时候,母亲躺在床上,家里没有了以前放学回家饿肚子时闻到美味饭菜的香味,也没有了母亲幸福温暖的关爱,屋子里暗暗的我看到母亲躺在床上,床头挂着输液的瓶子,我跑到母亲的床前,我很害怕,很难过的把母亲唤醒,母亲昏迷状态睁开一点眼睛看着我,迟疑了一下,眼角留下了泪,她微弱的声音只给我说了一句话,校服给你拿回来了穿上试试吧,便又昏睡了过去。

  在我心里母亲一直是一个非常善良,乐观,坚强的妈妈,再苦再累再委屈面对我们都不会掉泪,可这次我分明看到母亲眼角的泪在闪烁,校服上有斑点血迹,我的鼻尖酸疼,心如刀绞,母亲的手腕紫青红肿的很厉害,我想那一定很疼吧,看到那一瓶又一瓶的输液瓶顺着针头输进母亲的身体里,母亲的身体被子遮住的地方也一定会有很多瘀血的青印吧,那是有多疼才让 她继续昏迷,那是有多疼让一个坚强的妈妈忍不住在孩子面前留下了眼泪。事情过去了二十多年,记忆的伤痕却抹不去放不下,至今回忆起来全身依然会发抖热血沸腾,眼泪忍不住会掉下来。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常尧二十年后“削师”一举成名。我要像常尧那样出一口心中恶气吗?以现在我的境况,当然可以,而且可以不知不觉间报仇。
 
  不过,时间是最好的疗伤药,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人非圣人,孰能无错,正如圣经所言,“免我们的债如同我们免人的债”,我选择了原谅。

来源:法制E线网
免责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非人民生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人民生活网致力于资讯传播,希望建立合作关系。若有任何不当请联系我们,将会在24小时内删除。联系邮箱:944749306@qq.com
关闭广告
关闭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