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 业界| 企业| 人物| 产品| 展会| 智能家居| 厨具| 建材资讯| 家具| 行业点评| 家居装修| 设计| 消费| 专题报道| 未来发展| 曝光台|

欧美家具史系列小故事(四)

导读:中国最大的家具门户网,为您提供家具行业生产管理、销售管理、产品设计、广告宣传、品牌团购等方面的咨询服务。...

现代家具从何而来?

  有文字记载的人类历史至少也有5000年,在漫长的时间长河中,家具也从无到有,从少数的几种发展到现代的林林总总,门类极为繁多,适应人类生产和生活的各种需要。在人类早期的历史中,严格地讲,家具对于人类的生存来说并非必要,例如对游牧的人类,没有家具也可以生活得很好。但是就家具的总体而言,大多数家具对于定居生活是需要的。实际上,从它的尺度方面来看,它几乎是与建筑不可分割的。内置家具在本世纪常被认为是一种“现代”的典型器具,而实际上,它是我们所知道的最早的家具。这就启示我们,家具和人类其它的器具并不完全一样,它有着轮回的特质,它更使我们对现代家具从何而来产生了兴趣。

  天天家具网因此先从西方家具的演变,来回眸家具从何而来,又前瞻向何而去。现代的读者工作很忙,生活很累,没有时间和精力来阅读长篇累牍的专著和论文。因此,本次推出的系列小故事,以西方历史发展的顺序,对某一具体的有代表性的时期,简要地介绍该时期的家具,作为一种休闲的消遣或茶余饭后的谈资,以飨业内外人士。

中世纪的家具—拜占庭、仿罗马式和哥特式

许美琪

  公元476年,西罗马帝国灭亡了。欧洲的历史进入了中世纪,它绵延到17世纪英国资产阶级革命爆发,前后大约经历了12个世纪。

  中世纪的早期大约在公元600年到1050年间;大约从1050年到1300年的这一时期称为中世纪盛期,这是西欧第一次明显地从落后状态而变成世界上最强大的一股力量的时期。

  拜占庭家具

  从公元330年时,罗马的君士坦丁大帝就将首都从罗马迁到现的君士坦丁堡,那是管它叫拜占庭。这座城市位于欧亚分界线—博斯普鲁斯海峡的两侧岸边,因此是东西方的交界处。该城的居民主要说希腊语,他们的中的许多人是东方人,基督教是他们的信仰。而统治他们的却是罗马的贵族。这一奇异的混合体产生了一种生机勃勃的文明和一种独特的艺术形式。

  拜占庭文明是罗马文明的继承者,但是拜占庭文化又糅合了罗马文化、基督教文化、希腊──东方文化等多种因素,是一种典型的混融性文化。这种文化具有极大的包容性,从而显得宽容博大,魅力四射。

马克西米的宝座(Throne of Maximian)

  拜占庭的家具实物已毁于战火,硕果仅存的是意大利拉文纳(Ravenna)的马克西米的宝座(Throne of Maximian),精美绝伦,上面刻有马克西米的花体字,他是拉文纳的主教和公元546-556年期间查士丁尼皇帝(公元527-565)重新征服意大利以后委派的总督。这个宝座可能是当时的皇帝送给这位主教大人的礼物,由皇宫的专用作坊制作。这种宝座其实是为了表征了地位和权势,并不实际地使用。

  马克西米宝座用木材做框架,外覆象牙雕刻板,它的造型与更古时代的石制宝座相同,在侧面和后背的人物雕刻中,我们可以看到耶稣(Christ)和圣约瑟(St Joseph)的生平故事,在宝座的前面雕刻有施洗者圣约翰(St John)和四大福音(the four Evangelists)传来喜讯的故事。整个宝座造型刚直、庄重,体现了礼仪用椅的权威形象。象牙雕刻板则表现出拜占庭人精巧的工艺水准,上面雕有形似流动的树叶和水果图案,并散缀着鸟和各种动物。

  尽管拜占庭家具几乎荡然无存,但从古抄本和手稿上我们还可以找到它的蛛丝马迹。在拜占庭家具中谈得最多的是宝座,在拜占庭的宫廷里,没有什么器具比宝座更奢侈的了。一位日尔曼的主教曾这样描述他谒见拜占庭皇帝的情景:“他看上去十分怪异,穿着用精细的亚麻编织的长袍,这件袍子已经很旧了,颜色都褪了,还散发出一股难闻的气味。”   当时他作为大使来朝拜皇帝(公元949年)还看到这样惊人的场景:“在皇帝的宝座前面有一棵树,它是由镀金的青铜做成的,在树的枝头上栖满了小鸟,也是用镀金的青铜做的。它们发出各种叫鸣声,完全是照着它们是何种鸟类来发音的。宝座的本身时髦得不可思议,它可以随意调整,忽高忽低,仿佛可以升入天空。它的尺寸其大无比,由用石头或木头雕刻的镀金的狮子守护着,只要敲打它们的尾巴,就会发出可怕的吼声,张开血盆大口,舌头在不断翻滚……当我靠近狮子,它开始咆哮,而鸟儿也发出各自的鸣叫。我三次向皇帝屈膝行礼,直至把我的脸贴近地面。而当我抬起头来,天啊,我看到的是刚才还端坐在宝座上的皇帝已更换了服饰,而宝座已升高到天花板这样高的位置,居高临下地审视着我……我没有被吓住,也没有过分惊讶,因为我先前已从受过接见的人打听过所有的细节,但是我不能想象的是皇帝的宝座是怎样升上去的,除非有某种装置例如压榨酒时我们抬升木头用的那种装置。”这种宝座是为东罗马皇帝特菲拉斯(Theophilus, 公元820-842年)专门设计的,在外国使节前显示皇帝的权力和威望。

关闭广告
关闭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