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焦| 理财| 创业人物| 产业| 要闻| 业界| 品牌| 股市| 国内| 名家观点| 创富故事| 慈善公益| 财经评论| 招商| 财富人物| 慈善人物| 国际|

卡夫卡:首富们,你们到底做慈善还是搞伪善?

导读:9月25日,新世界宣布捐出300万平方英尺的农地来用于盖公屋优先提供给有子女的低收入家庭。 当年这些农地并非新世界凭空得到的,而是花钱购入,如果按照香港政府公布的回购价格计...


 9月25日,新世界宣布捐出300万平方英尺的农地来用于盖公屋优先提供给有子女的低收入家庭。

  当年这些农地并非新世界凭空得到的,而是花钱购入,如果按照香港政府公布的回购价格计算的话,这些批捐赠的农地相当于33亿港元,全部建成后可以安置将近4.5万个家庭。

  当然,现在具体的运作模式尚不清楚,但无论如何,但最终将会有一批香港底层人士实实在在的因此受益,新鸿基此举虽然不能彻底改变香港现有的社会问题,但这种做法无疑是真善举。

  同为香港地产四大家族的新鸿基郭家也表态,将尽快开发手中的土地,原则上支持及欢迎政府《回收土地条例》。

  当然,风口浪尖上的李超人一定会因为此事而被人拎出来追问的。

  李嘉诚是首富,很多话自然有别人替他回答,长江实业发言人指出:农地作房屋发展完成需时,可能较长时间才能让有需要人士受惠,会就这方面作出研究。发言人称,一直以来,李嘉诚基金会及长实亦有以捐款方式,直接支持不同的社会公益项目。

  如果一个人熟悉房地产开发流程的话,就能从李家和郭家的话里听出言外之意。

  中国现有的土地政策大部分是从香港那里学过来的,其中一个土地用途最最麻烦,非建设用地转用途的话,在深圳,首先是要先改法定图则,法定图则变动了以后,再去具体地块申报,总之很麻烦。

  我们这边的政府是相对权威的政府,如果认定了有这个需求,除非有什么特殊情况,否则阻力还是比较少的,最多就是啰嗦一点。

  但是在香港,只要是利益团体想反对,那么什么环保积极分子,受了迫害的老虔婆都会从犄角格拉里冒出来。

  2010年,上图的老太婆以环保为名义,逼停港珠澳大桥一年,让香港政府多花了88亿,她一个无知无识拿着低保住公屋的老太婆,居然能有非常专业的整套环境相关文件,在香港请专业人士来做,那个花费可不是一个住公屋的人负担得起的,背后到底有什么黑手,呵呵,天知道,总之公众买单就是了。

  以上是香港四大家族持有农地的数据,李首富在手的最少,反正他最大的本事不是开发地产,而是不开发,屯着一动不动干获利。

  香港金融发达,像他这种大富豪融资成本肯定能打到最低的一档,人家当初拿下和记黄埔的时候,首付款都是汇丰贷款给的,等于是空手套白狼,按照这个套路想一下,长江实业屯的土地搞不好也是空手套过来的。

  今天新世界一口气捐赠了300万平方尺的土地,接下来是不是有一种可能,政府为了早日解决老百姓的住房问题,跑去用力强推农地改用途这项政策?

  这就是说大家囤积的土地可以尽快变现,谁的地多,谁的好处大,这里面手上土地最少的就是李嘉诚了。

  大量农地入市会造成什么情况?短期内,香港房屋供应量大增,对于手上有成熟的住宅用地的人来说,这是好事还是坏事?

  如果大伙都跑去学该死的新世界,把农地都捐出来搞慈善,市场里一下子就多出来好多低价房屋,那么棺材房、劏房的租金是不是都要下滑?

  要知道,没有天才的间隔划分手段,好多房屋整租是租不出价格的,你倒是问问看,有多少香港人能忍受一个人独自一个月大几万块房租的?要知道香港家庭中位数收入不到5万元。

  很好,根据我们的推算,不管是特首搞填海建公屋还是富豪捐赠农地建保障房,还是政府推动《回收土地条例》,这都在伤害李首富的财产,虽然他已经非常富裕了,但是在商言商,他从来只以为自己是一个商人,自己的一切都是靠了“运气”和“能力”得来的。

  所以李首富当然搞慈善了,比如说慈云寺这种,能够保佑运气的,比如说,捐赠给港大医学院之类的,这个是鼓励能力,但是其他的呢?抱歉,我老李做慈善是自由选择,我是慈善家,又不是政府,你们要不满,找政府吧。

  昨天在面对外界追问怎么看待新世界的捐赠一事上,李首富的发言人非常凶残的点出了农地这个大BUG,这个话说了不可能是白说的,想必相关的后手都已经留好了。

  相关的废青、环保团体们多的很,一个瑞典小姑娘哭着控诉你丫不环保还成了全世界的英雄,要是农地就这样被不要脸的政府给变成建设用地了,这把环境放哪里?香港人的未来呢?

  李二公子一生放荡不羁爱自由,喜欢生一批私生子包养小美女都是个人私事,我们不多评价,但他出资支持何韵诗和黎智英就不能归结于一时热血吧,有点激进的白左社会团体总能得到李二公子的认可,这么有爱心的人,怎么可能不支持环保呢?

  一个社会,如果把所谓的伦理道德搞得凌驾于法律之上,结果就是伪君子横行,坏人肆无忌惮,就像某个台湾伪文化部长说的,礼义廉耻国之四维,结果呢自己第一个无耻又贪婪,反复装逼反正也没有雷会劈的,毕竟我们文明人都不信真的有什么因果报应。

  首富一天到晚的在那里叫嚷着慈善,实际上是自己把持了社会财富,连缴税都舍不得。我大明本来富甲天下,东林党人利用特权跑去大做海外生意,把可怜的日本一点贵金属恨不得都搬回来了,搞得物价飞涨,但即便这样,他们也不肯交一点点税。

  他们豢养一批文人叫“东林党”,他们把持了社会舆论,底层老百姓因为无知无识,啥都不懂,秀才老爷们说什么就是什么,你看这些乡绅老爷多好啊,并没有欺男霸女,只不过是按照社会风俗,放5分利的高利贷,收6成佃租,人家逢年过节还买点油盐柴米救济穷人,施舍点粥饭,修路搭桥,还拿钱出来捐赠给寺庙书院,真特么是善人大老爷啊。

  坏的是朝廷,朝廷收税与民争利,所以五人抗税被阉党打死了,可怜啊,文人老爷们还写了个《五人墓碑记》呢,真是值得夸耀乡里。

  但凡地方官有一点让善人老爷不爽了,立刻就被民意给推翻了,乡绅治理之下,果然狗官活成狗都不如,很可惜,我大清号称清风不识字,过来先给你搞个几大案,抓的抓,杀的杀,立刻老老实实的做乖孙。

  我最讨厌把政府应尽的义务用慈善来替代,政府代表的是公权,他要是有什么没有做好的,搞腐败贪污的,总有追责的手段和办法,但是你把社会的钱都弄到自己的口袋里去了,把本来公权力应该做的事让私人来做,怎么做都成了善人,人家连怪你都成了不知道感恩,最后一肚子怒火都跑去反政府,但是归根结底错在谁身上?

  某些首富,不要以为你的钱就是你一个人有本事赚来的,我让你到荒岛上,你一个人日做夜做,能吃饱穿暖就不错了,没有整个社会作为一个体系,你从哪里赚钱?

  可是首富们的日子未免过的也太快活了,平时有专门的团伙帮你避税,就是死了连遗产税都拒绝上缴,赚那么多跟你有点关系的员工求加薪,都被义正言辞的拒绝了,因为你是按照行情来的,最后还大言不惭的号称自己跑去做慈善了。

  你们的慈善有多少是为了收买人让自己有权继续伪善?
免责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非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人民生活网致力于资讯传播,希望建立合作关系。若有任何不当请联系我们,将会在24小时内删除。
关闭广告
关闭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