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焦| 理财| 创业人物| 产业| 要闻| 业界| 品牌| 股市| 国内| 名家观点| 创富故事| 慈善公益| 财经评论| 招商| 财富人物| 慈善人物| 国际|

滕斌圣:智能商业时代的战略

导读:长江商学院副院长滕斌圣先生 由商界传媒与贵州习酒联合主办的2018商界领袖新年论坛,于1月24日至25日在重庆国际会议展览中心举行。商界APP作为大会唯一指定移动资讯平台,将全程第...

长江商学院副院长滕斌圣先生

由商界传媒与贵州习酒联合主办的“2018商界领袖新年论坛”,于1月24日至25日在重庆国际会议展览中心举行。“商界APP”作为大会唯一指定移动资讯平台,将全程第一时间发布现场干货、动态。

以下是长江商学院副院长滕斌圣先生演讲实录:

大家下午好!我非常荣幸来重庆参加这次商界领袖新年论坛。我和《商界》有十年以上的缘份,2007年我刚刚回国的时候就和《商界》杂志一起合作,我们一起做一个商业模式评选的活动,而且是每年一次。在过去的十几年,每年都有商业模式的年会,我去了八九次,几乎每年都会去,但是来重庆参加领袖年会这是第一次,所以感到非常高兴。

今天的题目是《智能商业时代的战略》,吴晓波说,如果谁跟你讲人工智能这些概念的话,有50%的机率是骗子。我不这知道这会不会让在座的各位心生怀疑,听这样的内容是不是有上当受骗的可能。

我先介绍一下我们所处的智能商业环境,企业在这样的一个环境里应该如何应对。我们做的是长远规划,三年、五年有什么样的目标,选择什么样的路径。战略从本质上来讲就是你路径的选择。但是现在变得很迷茫,三、五年以后到底是什么样的情况根本就看不清。

外部的环境变化如此激烈,用孙正义的一句话来讲,眼前越是迷茫越要往远处看。很多企业家就问我,眼前都看不清,往远处看难道能看清吗,好像这是不可能的事。

我跟他们说有一种可能,就是站得足够高。

在前景非常迷茫的情况下,还能够做这样长远规划的恐怕就是站得足够高的。但是站得高有时候摔得也比较重,就像校友贾跃亭。他讲的一句话是站在未来看未来,永远把自己完全地投入到未来的世界,不用管今天是怎么回事,战略就是为未来服务的。如果汽车行业的未来就是无人驾驶的话,那我就完全不用管今天的车是怎么造的,我全部投入到无人驾驶车这个事业当中去。

所以要看远是一件好事,但也是一件难事。也会摔得很惨,甚至于付出整个企业的代价。难怪企业家在这样的环境里非常迷茫,埋头拉车不行,要抬头看路。但是路又看不清,到底怎么办?没有标准答案。

我希望通过我接下来的分享,让大家能够隐约有一点感悟,我想就非常值得了。大致分三块,时间关系不一定能讲完,还是要聚焦到最重要的,就是如何定战略这个话题。

对于智能的话题,很多在座的应该都有非常多的了解,这是过去两年讲得最多的,没有一个企业家不在思考这个问题。

马云讲人工智能,讲完以后李彦宏也讲人工智能,最后马化腾总结的时候还是讲人工智能。虽然内容不一样,视角也不一样。就好像阿里巴巴不用人工智能这个词,他们用的是机器智能,他们认为其实是机器在思考。我理解只是翻译不同,其实是一种人工化的机器智能,我觉得没有必要看概念,要看本质。本质上是让机器代替人类实现认知、分析和决策等技能,可以用到很多领域,比如医疗、金融和传统制造业。

这两年所有的企业家都在讲人工智能,是因为各种科技突飞猛进,使得整个智能生态在快速地形成,基础层面、技术层面和应用层面同时在发展。一旦处于这样的环境,找一个点来切入并和其他生态圈形成良性互动,那这个机会就很大。

大家看到应用的可能性是不一样的,有一些是在2C领域,有一些在2B领域的应用比较多一些。去年带一个团去硅谷留学,主题就是人工智能。最后两天给我们做实时翻译的两位情绪越来越低落,我想了一下就理解了,翻译人工智能的内容,最后大概会得出一个结论,实时翻译这个工作可能很快就会不保,因为机器翻译的准确率越来越高。现在可能是95%,当达到98%、99%的时候就不用人来翻译了,所以很多行业会消失。

比如说金融,皇冠上的明珠,现在交易员的数量正在大幅度地减少。连皇冠上的明珠都要受到冲击的话,那更加低端的,比如说律师行业,对于基本资料的检索和以往案例的分析,这个工作由人工智能来做再容易不过,所以普通的律师和律师的助理也会大量地减少。

这就让我们感觉到不找到自己的诺亚方舟,恐怕是承受不了这股浪潮的。原因就在于它是一个生态圈,是一种化学反应,虽然现在说生态化反这个概念会被人笑话。

乐视不叫庞氏骗局,叫一种炒作概念。这样的一种概念,在很多的领域,包括人工智能还是让我们看到机会所在。

正是因为这些关联的领域,它们都在同时进展,使得整个新的生态圈在快速形成。以比特币区块链为例,一两个月红透整个商界。徐小平发了朋友圈说不管你们是什么行业,我都以整个职业生涯积累的经验告诉你们,必须去拥抱区块链这样的技术,话音未落比特币价格狂跌。

所以这里有很多的迷失,因为大家都是在快速学习的过程中。但不管怎么说,这就塑造了一个大的智能商业生态圈。至于某一个点,也许会有几起几落,就像人工智能,曾经两度下滑,第三次又起来,也许意味着它的机会正在到来。

我们国家的政策和整个科技基础环节的进展是完全分不开的。中国政府显然已经把人工智能作为未来十年、二十年立国的根本。自从我们打赢了互联网这个战争,在中国让BAT以及其他的互联网公司打败所有的互联网巨头以后,我们走出去打败全球巨头,这场仗我们已经打赢了。

还有在关键的硬件方面,显示屏让京东方这样的公司亏十年,国家用一百亿不断地去注资,最后让它在全球显示屏市场份额第一。举全国之力,我们用国家层面的产业政策来支持这些必须死磕的未来关键点,已经尝到甜头。

国家的产业政策还是非常清晰的,选择这样代表未来的,绕不过去的,曾经是我们短板的,又必须是死磕的关键点,我想人工智能在国家层面被认定为这样一个跑道。

我刚才讲到各种不同类型的公司可以选择自己的切入点,所以企业形态在这样一种新的环境下,肯定也要变得更为扁平化,因为整个边界已经是和原来完全不一样。我们做战略分析,以前最重要的就是定义行业,现在大家知道很多行业根本不好说。原来最重要的就是竞争者分析,现在这些都变得不那么重要,因为外来物种可以颠覆整个行业。

原来我们主要关注自己的行业,现在这么多关联的,或者不直接关联的领域我们都要去关注。所以持续地学习,终身学习。为什么大家都有一种焦虑,因为知识爆炸,边界已经被打破的情况下,没有人说我是专家。一旦边界打破了,每个人都在裸奔。像微软这样的公司,原来在人工智能方面就比较领先了,他们的人现在分散到各个做人工智能的公司,这是地理上的优势。

在汽车、金融、消费、零售和医疗这些领域是人工智能现在用得最多的,其他的像房地产和交通也有,无人驾驶是一个很好的例子。虽然相对来说落后一些,但是大家可以看到涵盖的范围已经是非常广了,包括中国在内进展已经非常大。我在硅谷经常看到街上有谷歌无人驾驶车在那里跑,百万英里只有不到十次的事故,这比好的驾驶员更加安全。所以我想从技术上来讲,无人驾驶技术已经完全成熟,只是说还有一些心理障碍。

比如特斯拉的辅助驾驶,用了几年也没有问题,但是前年有了一个死亡事故,因为这个事故就只能把这个技术暂停,或者是改系统,而且强调这只是辅助驾驶。人不能边开车边玩游戏,你可以手不放在方向盘,但还得看前面。正因为我们对于这样的技术还不放心,一旦有一个事故就会很紧张。

接下来我想落到主题部分,在这样的一个智能化商业时代,我刚才讲的战略问题到底应该怎么应对。不往前看不行,往前看看不清,看得太远了又会摔得很惨。像马云说的,战而不略。原来我们是尽量做长远规划,现在在这样一个极度变化的环境里,做三五年规划的确在很多公司已经成为不可能。

是不是摸着石头过河,这归根到底是在没有远见的情况下不得已而为之的。

几年前政府工作报告中有一个提法,说我们要把顶层设计和摸着石头过河相结合。我当时在课堂上讲,这个理念可能有点问题。从战略管理的角度讲什么叫顶层设计,就是你架桥到对岸这叫顶层设计。我要到对岸去,我也知道这里有一个合适的地点,我设计好一个桥直接过去,这可能要花三五年才可以做到,我不能半途而废,这是一个长远的规划。

摸着石头过河是我也想到对岸去,但是我不知道怎么过去,走一步看一步,不行我还可以往回走。你一旦架桥就不是摸着石头过河,把顶层设计和摸着石头过河相结合是很有难度的。我看现在的文件里也不再这么提了,只提顶层设计,没有再讲摸着石头过河。

前面提到,在前途真的很迷茫的时候,这个桥怎么去架呢?我想人工智能可以帮到你,也就是说摸着石头过河,水稍微一深,你就过不去了,因为你摸不到石头了,只能往后退。现在有一个比喻,借助智能的手段,哪怕在深水区也能探测到石头在哪里,哪怕不完全摸得着的情况下,也能够过河,这大概就是马云说的战而不略的意思。

我们不可能把所有的事都想清楚,但是大的方向未来是怎么样,我们要有一个判断。有了判断以后借助智能的手段,能让我们获得及时的反馈,让我们去快速地修正。用以前同事的话讲,白刀子进去红刀子出来,一刀扎进去没有效果,赶紧换一个地方扎,直到看到红刀子,这是快速地试错。让数据告诉你,到底有没有抓到这个点。

这就是总体而言我认为定战略的一个基本方法论。

总体而言我们对新生事物就要抱这样的态度,比如比特币区块链这样的技术,为什么说一下子大家要这么热捧,因为在互联网时代,原来的金字塔被打破了。原来的社会结构是纯金字塔型的,底层的人很难发出声来。互联网来了以后是平等的,是实时进行交互的,不是金字塔结构,非常的扁平。所以大家非常兴奋地说,金字塔结构变成了一个平台结构,甚至阶层之间也是可以流动的,这是大家非常向往的世界。

平台的世界维持了几年以后似乎又被禁锢住了,人生而自由,但无不在枷锁之中。我们选择的自由似乎变得很少,当区块链这样一种去中心化的技术一出现,很多人欢呼雀跃地说,我们既不要金字塔也不要平台,我们可以完全点对点直接进行交易,而且可以匿名化地进行交易。从更深层次的社会层面,这大概就是我们之所以对区块链技术非常兴奋的一个原因。

未来会怎么样不好说,显然会比现在我们所看到的几大平台的运作方式自由度更大,这个背后当然也是智能的。所以我刚才说的生态圈在起作用,你没有这些算法的提升,没有分布到全球几百万个点实时的记录,帐本分散在这么多地方,你没有办法去核实,你也做不到区块链。这些热点的问题,其实都是连在一起的。

如果用一个比喻来讲,未来的战略支点应该是什么,我把它叫做巡航导弹式的战略支点。你有一个很远的判断,但是不知道怎么去达到,过程很复杂,巡航导弹是先发射,中间根据GPS反馈的地形信息做调整,最后精准地打击到对方,这就是一流的公司定战略。

在目前的环境下要掌握的一种能力,既有目标的坚定性,知道我要去哪里,同时在过程当中保有灵活度。不是说像以前一样,我做一件事效果好,到了年底回款好,达到了业绩指标我就去做。而是根据用户给你的反馈,尤其是超级用户给到的反馈来做修正,这些变化很多是数据来告诉你,这比你等到年底看到财务数据要早很多。

今日头条,它的崛起是按照一种智能化的方式给你推送信息,在本来的一片红海当中杀出一条血路,让我们更加智能化地看到你想看到的东西。上个月在北京,我和俞敏洪在一个论坛上面讨论人工智能对于教育行业的影响,我想这些东西显然都是相通的。当你对一个客户做出非常精准画像的时候,根据他实时阅读的行为,然后精准地给他推送内容。

这是我对智能商业的一些思考,谢谢大家!

无法在这个位置找到: plus/mood.htm
关闭广告
关闭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