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 收藏| 点评| 展会| 资讯| 画风| 名作欣赏| 阅读评论| 文化广角| 阅读中国| 新书资讯| 人物|

用心奏响时代乐章——著名音乐家王佑贵印象

导读: 著名音乐家王佑贵   在当今乐坛,有这样一位“大咖”。他与“共和国同年岁”。他“上山练过腿”,也“下乡练过背”。他是作曲家,也是歌唱家。他独立创作并演唱的《我们这...

 著名音乐家王佑贵

  在当今乐坛,有这样一位“大咖”。他“和共和国同年岁”。他“上山练过腿”,也“下乡练过背”。他是作曲家,也是歌唱家。他独立创作并演唱的《我们这一辈》曾在网上创下了逾千万流量的纪录。他的《长大后我就成了你》《春天的故事》《我属于中国》《多情东江水》更曾被传唱大江南北,走入千家万户,成为一个时代的标志。他,就是我国享誉海内外的著名音乐家——王佑贵。

  聊及音乐,王佑贵总是侃侃而谈。他说,真正的艺术来自心灵的沉淀。因此,音乐创作最讲究“走心”。只有创作者在创作时走心,写出来的作品才能真情动人,引发共鸣,经唱不衰。也正是从王佑贵的口中,了解了更多关于《我们这一辈》《长大后我就成了你》《春天的故事》等创作背后的故事,了解了更多关于他的传奇音乐人生。

  1949年,王佑贵出生于湖南郴州的一个小山村,自小在客家妈妈的歌声中长大。正是爱唱歌的客家妈妈,在王佑贵的心中种下了音乐的种子,让他从小爱上了音乐。然而,在他那个时代,音乐之路却格外艰辛。与共和国同岁的他,曾亲历“大跃进”“文革”“知青下乡”“改革开放”等所有新中国历史转折时期,历经磨难,才换得苦尽甘来。正是尝尽了这一代人的酸甜苦辣、人生百味,万般感慨触之心底,王佑贵决定亲自创作一系列歌曲,反映一代人的艰辛与沉浮。

  

 

  王佑贵应邀担任《中国红歌会》特约评委

  几经酝酿、推敲、打磨,一曲由王佑贵自己创作并演唱的主打歌《我们这一辈》成功推出。“我们这一辈/和共和国同年岁/有父母老小,有兄弟姐妹//我们这一辈/和共和国同年岁/上山练过腿,下乡练过背//我们这一辈/学会了忍耐,理解了后悔/酸甜苦辣酿的酒,不知喝了多少杯……”别看这一首4分多钟的歌曲,却耗尽了王佑贵数年的心血。它是一代人的历史故事的真实写照,吟唱了一代人的命运沧桑。歌曲一经推出,立刻引起亿万群众的共鸣,并曾一时在网上创下了逾千万流量的纪录。尤其是下过乡当过知青的“老三届”们,一听到这首歌便忍不住热泪盈眶。当时《水浒》总导演张绍林听完这首歌也都泣不成声。张绍林说:“一首音乐作品能把我这个导演整哭的已经很少了。”或许,这正是艺术的魔力。王佑贵说,也许你的词并不如大作家写得精妙,你的声音条件也不如大歌星的好,但你的真情流露是别人所不能模仿和替代的。这才是真正艺术的独特魅力所在。诚然,正是凭借着无可替代的真情流露和艺术表达,《我们这一辈》MV一举夺得首届中国(杭州)国际微电影节最佳音乐微电影奖。这是王佑贵在音乐创作上的又一次突破。

  王佑贵说,真正的艺术凝结了一个时代的故事和情感,总能引发一个时代的共鸣。只有当你用心去体会每一份感动,用心去表达每一个音符,才能一次次突破自我,实现飞跃。这也正是他多年来对音乐艺术的理解与创作心得。

  

 

  王佑贵深情演唱《我们这一辈》

  1978年,几经周折,王佑贵凭借一曲竹笛演奏赢得老师的肯定,并最终顺利考入湖南师大艺术系。毕业后,为实现了他从小当老师的夙愿,表现优异的王佑贵选择留校任教。几年的教师生涯,让王佑贵深切体会了为人师表的快乐与艰辛。正是这些切身的经历和体悟,促使他成功谱就了这首发自心底的《长大后我就成了你》。“小时候,我以为你很美丽/领着一群小鸟飞来飞去/小时候,我以为你很神气/说上一句话也惊天动地//长大后我就成了你/才知道那间教室/放飞的是希望,守巢的总是你……”一句句动人的乐章,深情吟唱出了一个人民教师的艰辛与守候,崇高与纯粹。这首歌后经宋祖英在1994年央视春晚上演唱后迅速红遍大江南北,一时间传唱大街小巷。这年春天,王佑贵陆续收到了近千封人民教师的来信。其中一对教师夫妻在信中写道,他们是相抱痛哭着听完这首歌的。他们本已奔赴海南,不打算再在山区教书了,但听了这首歌,他们又决定重返教坛。为何短短的一首歌,竟会引起如此巨大的反响?因为这首歌真正地唱到了他们的心坎里去了,触动了一个人民教师心里的最柔软处。

  《长大后我就成了你》获得成功后,王佑贵又陆续创作了《我属于你中国》(彭丽媛演唱)《足迹》等众多脍炙人口的歌曲。期间,《长大后我就成了你》、《多情东江水》、《春天的故事》(董文华演唱)、《归去来兮》和《真情永存》(宋祖英演唱)更连续获得中央电视台MTV金奖,令王佑贵成为唯一“五连冠”得主。

  

 

  王佑贵在作讲座

  王佑贵的声名远播,总也绕不开那一曲享誉华语歌坛的《春天的故事》。说起《春天的故事》,却也更是一波三折。当时遇到最大的障碍就是歌词与音乐间的格格难入。“一九七九年,那是一个春天/有一位老人,在中国的南海边画了一个圈……”如此大白话似的的歌词,似乎与当时的主流音乐水火不容。但是,王佑贵并不这么想。他一遍又一遍地用心去体味着歌词,体会歌词背后的故事和要表达的意境。几经意会,他忽然茅塞顿开:这么重大的政治题材,能写得如此生活化、群众化、亲民化,不正是当下音乐的潮流与走向吗?于是,王佑贵暗下决心,“咬定青山不放松”。几经反复酝酿,王佑贵的心中慢慢有谱了。他想,这不是一首单纯的颂歌,而正是千千万万人民对改革开放带来巨变,发自心底的深情感激与歌唱。于是,灵感突现。王佑贵用音乐将不规则的词变成完整的乐段,同时在口语化的基础上增强平和朴素、亲切感人的风格。就这样,一首清和悠扬、委婉动人的政治抒情歌曲《春天的故事》就这样诞生了。“一九九二年,又是一个春天/有一位老人在中国的南海边写下诗篇/天地间荡起滚滚春潮/征途上扬起浩浩风帆/春风啊吹绿了东方神州/春雨啊滋润了华夏故园//啊,中国中国/你展开了一幅百年的新画卷/你展开了一幅百年的新画卷/捧出万紫千红的春天。”一首短短的歌曲,却容纳着中国一个时代的故事和心声。它既讲述着中国改革开放的政治史诗,又表达了老百姓心底的欣喜与感激。它既满足了政治抒情的宏大与激扬,又满足了百姓心态的亲切与柔婉。这首《春天的故事》经董文华演唱后,迅速传遍神州华夏,走入千家万户,成为人民群众最喜爱的金曲之一。真的艺术是内化于心的。王佑贵再次凭借“走心”创作,成就了中国政治抒情歌曲的新范本。

  《春天的故事》也成就了王佑贵音乐的春天。王佑贵又陆续创作了《唱起春天的故事》《桃花依旧笑春风》(蒋大为演唱)《黄河小浪底》(杨洪基演唱)《我为黄河来》(吕继宏演唱)《中国兵》(阎维文演唱)《哥哥把你栓在心头》(臧天朔演唱)等众多脍炙人口的歌曲。其中《春天的故事》《新世纪艳阳天》(张燕演唱)《大三峡》(彭丽媛演唱)《我属于中国》(彭丽媛演唱)《嫁到非洲》(韩磊、王菲演唱)《苦楝树开花的季节》《水暖香港》等作品更是接连获得中宣部“五个一工程奖”。

  

 

  王佑贵在他的《王佑贵教你写词作曲》深圳新书见面会上演讲

  

 

  王佑贵《王佑贵教你写词作曲》深圳新书签售会现场异常火爆

  颇值一提的是,王佑贵携团历时十年打造的大型交响乐曲《相逢皆是客——大路之子》客家组歌。该组歌由主创班底郑南、秦庚云、石顺义等词作家进行文学会意,王佑贵担纲作曲,重点曲目包括反映客家人辗转迁徙、特立卓行的《喊一声太阳跟我走》、《过番歌》、《行行复行行》,尽显客家风情的《围龙屋》、《交情歌》、《半个月亮半个家》、《捱来哇》、《乳名》,以及朗诵组诗《在路上》、《历史的脚步》、《客家母亲》等,其所反映的客家精神折射的正是中华民族千百年来百折不挠、奋斗不息的精神内核。组歌经杨洪基、戴玉强、鲍国安、凯丽等著名艺术家深情演绎,迅速在海内外引起了巨大反响。这亦是王佑贵在艺术创作上的巨大突破。

  从《长大后我就成了你》到《春天的故事》,从《大三峡》到《我们这一辈》,王佑贵创作的一首首金曲,传唱神州华夏,走入千家万户,成为一个时代的标志。

  时光流转,流年易逝。如今,“老三届”王佑贵业已退休,但他的艺术生命却永未退休。他始终保持着对生活的激情和活力,依然勤耕不辍,佳作频出。近年来,他又陆续创作了《他乡的月光》(廖昌永演唱)《放飞梦想》(雷佳演唱)等歌曲,深入人心,广为传颂。

  

 

  著名作曲家王佑贵与青年词作家向明在一起

  尤其是,在多年创作经验的基础上,王佑贵又进行了音乐理论研究的大突破。他呕心沥血,历尽8年笔耕,写就一部长达47万字的音乐专著《王佑贵教你写词作曲》,并于今年5月由人民教育出版社出版发行。王佑贵说,音乐应该是灵魂的放歌,是真情实感的宣泄,词曲的创作就应该像学习说话那样真实而简单。因此,他结合自己的创作经验和心得,通过具体的音乐素材,将“模进”“引申”“扩展”等高深的音乐创作理论和技法一一通俗化地进行了解读。他甚至自创作曲戏法,将电话号码、车牌号码、手机号码等各类数字编成朗朗上口的曲调,趣味十足,深入浅出,吸引了大量“粉丝”的追捧。

  王佑贵就是这样一位艺术“大咖”。拿起笔,他是一个音乐家;放下笔,他是个生活达人。也许大众不知道的是,在生活上,他还是是个“运动达人”,他热爱象棋、热爱斯诺克。令人称道的是,他连象棋和斯诺克也都玩出了专业级水平。他说,艺术来源于生活、成在于“用心”,唯有用心生活、用心创作,才能让艺术更富时代的生命力和持久力。

 

关闭广告
关闭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