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 收藏| 点评| 展会| 资讯| 画风| 名作欣赏| 阅读评论| 文化广角| 阅读中国| 新书资讯| 人物|

【道秋安秋如故】秋游记

导读: 找一个晴朗的日子,请风作向导,到乡间去踏秋。走过羊肠小道,穿过金色田野,几尾青鱼在清且浅的小河里追着云的倒影,三五成群的牛羊时而低头吃草,时而抬头向着远方欢叫,...

  找一个晴朗的日子,请风作向导,到乡间去踏秋。走过羊肠小道,穿过金色田野,几尾青鱼在清且浅的小河里追着云的倒影,三五成群的牛羊时而低头吃草,时而抬头向着远方欢叫,沐浴在阳光中的山峦像慈祥的母亲,爱怜地守望着乡间秋色,又像热情如火的女郎,以极其缠绻的目光,远迎归来的心上人……
  放缓匆匆的脚步,慢慢走过乡间小路,不惊醒浅眠的落叶。路边、草丛、田野上到处都躺着金色的白杨树叶,如果说圆润的黄是诗的眼睛,清晰的脉络是诗的灵魂,那么,秋天就是一个狂放不羁的诗人,他把诗藏在落叶里,静静地吐露泥土的芬芳,诗人守着满地金色的落叶,遥望枝头摇曳的绿叶。田野上的小路两傍矗立着的大都是又高又大的白杨树,整整齐齐,像站成一根直线似的军人,等着人们的检阅。最让人惊艳的,莫过于经过红瓦白墙、干净整洁的农家小院时,从主路上分岔开来的乡间小路,路两边的枫树在空中枝叶紧紧相握,无比茂密。而那些夹杂着淡青金黄的叶子流光溢彩,如一幅浓墨重染的油画,灵动且飘逸。风吹过的时候,叶子像一群误闯凡间的精灵轻摇慢摆地唱歌,“沙沙沙”的声响如同温柔的叮咛,轻易叩开心门。这时,来往的人们总是会心一笑,稍站片刻后,便安静地走开了,像是不愿意打扰叶子们的唱歌似的。
    金色的落叶,是洒脱的姑娘,不因在秋天凋零而满怀惆怅,一如继往地唱着自己喜欢的歌谣,仿佛,秋天不是生命的终结,而是生命的又一次开始,就像稻子收割以后留下的成片禾茬,安静地守护狂放的田野。由青黄变金黄再到淡黄,满田地的禾茬似乎在缅怀初秋热闹的景象:大人们挥舞着手中的银镰,一株株沉沉甸甸的稻穗迎镰而倒,粒粒饱满的谷子欢快地从脱谷机上飞出去,孩子们则挎着小竹篮弯下小小的身子拾捡稻穗,生怕漏了似的。秋收过后,人们还给田野一片祥和的宁静,留下一截截禾茬像一个个精神抖擞的战士,守护着足下的土地。“与其说它们在缅怀过去,不如说它们在畅想未来。”风给禾茬的静寂作了另一番诠释:冬天,银霜白雪给田野盖上厚厚的棉被,禾茬是摇篮里熟睡的婴儿,大地母亲轻轻地哄着,轻唱着儿歌。当温暖的春阳照着田野时,禾茬露出头来,从根部开始长满了青青的野草,千万朵野花在它们身边绽放,那时的禾茬是一个勇敢的汉子,等着农夫的铁犁来耕耘,把自己与泥土溶在一起,滋养着青青的庄稼。
   秋天的禾茬,恰似憨厚朴实的农人,默默地守望着田野,守望着村庄,守望着大山。秋天的山,是一幅动感的画,不停地变幻着颜色,火红、金黄、青紫、碧蓝、深绿、淡白等众多颜色交织在一起,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彼此相依相偎,引人注目的莫过于万山丛中一抹火红,灵动而娇俏,热情又宛约,吸引着你的目光,吸引着你的脚步,让人忍不住看了又看,恰似人间圣境,流连忘返。除了火红以外,最吸引眼球的要数金黄色了,像画家不小心又刻意留在画布上的墨迹,一片片,一团团,一块块,一点点,寥寥数笔轻易勾勒出秋天大山坚毅的轮廓,惟妙惟肖,纯朴自然。青紫、碧蓝、深绿、淡白是四大使者,陪伴火红、金黄而来,它们在秋天的大山林姿意漫步,留下一串串清晰的足迹,不管去了哪里,哪里就是一片姹紫嫣红,雍容华贵,美不胜收。更绝妙的是,早晨或是黄昏,当零星的炊烟袅袅升起,山村里腾起薄薄的云雾时,炊烟与云雾交缠在一起,它们像一面白纱盖在大山上,那大山宛若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的绝代佳人,玲珑的身姿在烟雾中若隐若现,撩拔着人们的心房。彼时,家家户户的炉灶里不约而同地传出呵叮当当的声响,传出阵阵的菜香,像是在为秋天的到来准备一场盛宴。调皮的孩子吆喝着小伙伴拿着长长的竹篙,敲打着山脚下金色的柚子,一棵棵柚子滚落在地,孩子们叫得更欢了,抢着追着柚子。
  至于乡间的犬吠声、鸡叫声,这永远在我们心坎上回荡的声音,是那样地熟悉而亲切。秋天的时候,如果你去乡间,当你听到它们的声音时,猜想,也许你会像我一样,忍不住张开你有力的臂膀拥抱乡村,这熟悉的大山,熟悉的小溪,熟悉的田野,熟悉的村庄,熟悉而亲切的秋天!走在乡间熟悉的小路上,哼着欢快的民谣,一遍遍,一次次,渴望一直走下去,永不停步!
  道秋安,秋如故。乡间的秋天,怎一个好字了得!


关闭广告
关闭广告